将住房企业的利润率限制在6-8%防止“住房不是投机”时的过度干预

将住房企业的利润率限制在6-8%防止“住房不是投机”时的过度干预
由于国内经济在各种内外不确定因素下趋于放缓,市场再次聚焦于房地产市场监管是否适度放松。据澎湃新闻报道,长沙市发改委12月11日发布《关于明确我市成本法监制商品住房价格构成有关事项的通知》,明确表示“不炒房”的底线不会改变。根据通知,长沙市成本法核算的商品房价格由“成本税利润”构成,其中商品房开发经营企业的平均利润为6% ~ 8%。该声明立即引发了关于“有限利润”的争议。对此,长沙市发改委(NDRC)官员在接受“金融联盟”采访时回应称,通知中针对的是“以成本法监管的商品房”,并非所有商品房都在出售。新通知是2017年《限价商品住房价格管理》文件到期后的延续。主要内容没有改变,也不涉及长沙楼市政策的改变。但是,值得注意的是,原通知使用的是”商品房”,而不是2017年政策中提到的”限价商品房”。此外,据《每日新闻》报道,该通知已于12日上午从官方网站撤回。当记者问及原因时,NDRC官员表示,他们“在接到领导人的通知后已经撤回”。公告和紧急撤离使得长沙的房地产调控政策更难判断。长沙是房价控制最严格的城市之一,近年来一直努力稳定房价。客观地说,长沙市发改委的起点《通知》是好的。它延续了“不投机炒房”的政策基调,向市场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号,即不应期望政府放松目前的房地产市场监管政策。这无疑可以有效防止一些投机租户以宽松监管的名义肆意投机。它还强烈回应了一些目光短浅的观点,如“在经济下行压力下,为什么房地产不能适当自由化?”然而,成本监管可能不是一种可行的操作方法。党的十八大和十九大以来,明确政府与市场的界限,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,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作用,已成为各级政府决策的主要基调。然而,在实施“确定成本利润比”的房地产市场监管方法时,可能存在许多难以把握和澄清的界限。首先,商品房的价格不仅仅是由成本决定的。一个城市的房价是市场完全自私博弈的动态反复试验的结果。同样,商品房的建设和维护成本遵循相似的市场逻辑,不同的时间和不同的市场定价。没有客观的标准。“成本利润”的调控模式本质上是将成本和利润作为一个客观而明确的价格标准。然而,事实上,很难客观地确定商品房的各种成本。政府无法动态掌握所有市场信息,准确确定不会导致市场扭曲和资源错配的房地产开发商成本。即使相关部门试图动态保存所有市场信息,以保持成本确定的市场有效性,在这个模拟市场中试错定价的成本也将是令人望而却步的。然而,这不仅进一步削弱了市场的决定性作用,而且容易出现双轨定价和高行政监管成本。同时,当相关部门无法有效控制成本时,成本与利润的界限变得非常模糊,即开发商可以找到各种手段将利润打包成成本,并将控制政策变成“数字游戏”。因此,长沙稳定房价、发展实体经济的理念值得肯定,在一定程度上引导房地产企业的成本和利润也没有错。但是,如果“限价房”的原有利润限制扩大到所有商品房,我们必须警惕过度干预市场可能造成的扭曲。这也从一个方面警告说,当各级政府发布

更多精彩文章,尽在https://www.zgmhqw.c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